发表时间:2013-12-12

画说“景观再造”

杨劲松

    “景观”本来就是被制造出来的东西。

    早些年,我们习惯用习俗或文化的方式来解译人与自然互为表里的关系,有“一花一世界”,“明心见境”等传神状物性表达。但此类景观表征,依赖的是个人修养和社会约定俗成的集体性经验累积,类似的“景观”如园林、假山、禅院、修竹…

    今天,在一个最不缺新玩意的年代,景观的属性早已远离了它本真的存在意义,我们可以简单表述为这是经济全球化时代来临所致。经济全球化形成的浅表性文化趣味,加速了商业消费方式对文化特殊性的侵蚀作用,商业社会所产生的灵与肉的分离、精神与物质的异化程度,都在迅速地破除以市场作为交换的等值价值观,也深刻地颠覆了人与人的劳动关系,致使人与社会的文化关系被虚化为物与物的关系。景观已然成了人们自始至终相互联系的主导模式。世博会、双年展、城市化、模块化的社会景观层出不穷,“视觉表象化篡位为社会本体基础”,景观与观众的关系虚化成为了本质上的商业秩序…

    基于此,“景观再造”,在我看来就是一种持社会批判和文化证伪的立场,持我们今天对文化存续的关切,面对具体的生活情境,展开“日常生活的革命”,以此寻获更加完善的生存状态。

    我的绘画装置作品《蜃市》,是以我手机内存的朋友电话号码为元素的创作。表达了生活于数字化时代的每个人,正被数字所表征,并成为一组数据,进而被编码的困境。我们正生活在被数字化的现实里。尤其当每个人的数据被呈现在文化的现实社会里,活生生的人本身已被虚化,而无数个具体人的数据则成了眼前“海市蜃楼”版的虚妄景观…因此,在哪里重建人的肉身情境,在哪里获得本真的实在,“景观再造”正是我作品想要呈现出的悲喜交集。